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wpcextruder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吕布之我要当皇帝》最新章节。

“当然是我们的同行了。”晨宁说道,“你忘了我们还有个‘对立阵容’?”

“你是说,上个星期被你耍了一通的那群菜比?找他们有个屁用啊,一群菜鸟,我能一个打三个。”

“晚上的事情不是我们两个能够独立解决的,能够多一份实力,那就多一份的把握,那五个公会同僚里面,还有三个是我以前一起合作过的队友,虽然实力不咋样,但是如果对付原住民的话,应该还是不错的。”

七号挠了挠头,说道:“好吧,都听你的,走,咱们找那群菜比……不对,是临时队友去吧。不过,你有把握让他们肯跟我们合作么?”

“只要他们今天晚上不想死,也不想像上周那样无功而返的话,他们就必须听我们的。”

夕阳的最后一缕余光,从西边降到了海平线以下,夜‘色’将瓦萨笼罩,漫天的星辉,将瓦萨港外的海洋照‘射’的一片安宁。

夜‘色’笼罩下的瓦萨港,仍然很热闹。港口附近的酒吧灯火通明,阵阵的音乐从酒馆当中传出来,惹得附近的居民一阵阵的怨气。只不过他们也早已习惯了,在这个船来船往的城市,每到了晚上,那些‘精’力得不到发泄的水手们,就会在酒馆里通宵达旦,欢声震天,任谁也无法阻止这群水手们在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里狂欢。

但是在今夜,瓦萨港最热闹的地方,却不是这个酒馆了。万众瞩目的红帽子马戏团,在距离上次表演两个月后,又重新回到瓦萨城内进行表演了。据说,这是红帽子在瓦萨的最后一次表演,今夜过后,红帽子就将要搬去其他城市了。

红帽子已经在瓦萨陪伴着这里的孩子和大人们度过了三年多的时光,很多人已经习惯了在每隔几个月的时候,就到红帽子看上一场‘精’彩的马戏表演,这样可以开怀一笑的机会,对于平民来讲实在是非常难得的。虽然那些贵族老爷和有钱的商人们看不上这种粗俗马戏表演,但是这并不妨碍瓦萨的中下层平民们对马戏的热爱,今夜的瓦萨,可谓是万人空巷。

红帽子在瓦萨港的平民区早已经提前租赁好了场地,黄昏的时候就已经张灯结彩,舞台外面站着很多马戏团临时雇佣而来的演员,带着笑眯眯的小丑面具,向着过往的孩子分发着糖果。

马戏团的外面已经聚集着很多的人了,翘首以待的人们,都在等待着马戏表演的开始。

而此刻,在马戏团的表演场地外围的黑暗当中,却伫立着不少的人影。瓦萨圣光教堂的主教,跟几个来自其他的城市的圣职者聚在一起,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。这些人当中,有从外地收到了瓦萨主教的传信而赶来的高阶牧师,也有神圣教廷的圣殿骑士队长,而其中最为惹人注目的,是穿着一身黑袍、与其他的圣光牧师的着装截然不同的三个年轻人。旁人也许看不出什么,但是只要对神圣教廷的各个部‘门’都有一定的了解的人,一定可以认得出,这三个面目冷漠的年轻人,正是神圣教廷的宗教审判所的审判骑士和惩戒牧师!

“啧啧,这么多的高阶牧师和高阶神圣骑士,真是大场面啊。”在这群高阶甚至这旁边不远的地方,铁人三个人也聚在了一起,说话的是蹄麓。很显然,今天来了这么多的高手,一下子就让他的心里安定了不少。在瓦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面,这十几个高阶圣职者联合起来,恐怕都能够把整个城市给毁掉了!

不仅仅是蹄麓这样,其他几个人也很兴奋,哪怕是铁人这样的沉稳的人,也同样感觉到一股热血沸腾。这样的场面真是太难的了,在场十好几名高阶圣职者,这可差不多就是十好几名的资深者啊,这么强的一股力量,平常真的是很少见的。唯独红刃,脸‘色’跟往常一样冷漠,不见有什么特别的情绪,甚至比平日来更加的冷了。

蹄麓仍然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:“让我来数数,一二三四……卧槽,整整六个高阶神圣牧师,四个高阶惩戒牧师,五个高阶神圣骑士,还有三个等级不明的审判所成员,这么大的仗势啊!”

其他人兴奋却也没像是蹄麓那样,倒是铁人,似乎看到了旁边儿的红刃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,于是开口问道:“你想什么呢?是不是爱德华的事情?”

红刃点了点头,‘嗯’了一声。

旁边儿的百信‘插’嘴道:“有什么好想的?上次他和七号让我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这次不还回去,难解我心头之恨啊。”

红刃瞪了他一眼,立马把他吓得噤如寒蝉。红刃仿佛是在跟她的队友们说,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:“爱德华今天下午来找过我们,他隐隐的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,也没有明确的让我们配合什么,只是说等下会有一场大戏上演。他说这话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毫无用意的,难道今天晚上真的会有什么变数不成?”

铁人在一旁说道:“不要太担心了,一切的‘阴’谋在坚硬的铁拳之下,都会像是纸片一样脆弱不堪。今天晚上,加上我们五个的话,我们就一共有二十多名实力达到资深者水平以上的战力,我就不信了,爱德华他们的实力能比神圣教廷还要强?这可是已经聚集了神圣教廷在瓦萨附近将近七成的高阶职业者!”

红刃脸上的忧‘色’一点儿也没有减少:“希望是我多想了吧,但是我总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等下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我们先不要冲的太前面……”说道这里,他瞥了瞥旁边聚集着的那群高阶圣职者,“让这些人打头阵,到时候如果有什么状况的话,我们也好有个反应的时间。”

“喂,那上去那些原住民要是把敌人都杀光了怎么办?里面的那些恶魔的信仰者,杀掉的话肯定能提供很多很多的法则之力啊,就这么平白的让给那些原住民干嘛?多‘浪’费啊,他们又要法则之力没用。”说话的是蹄麓。

红刃冷眉以对,说道:“你要怎么做随便你,想要上去送死谁也拦不住,只不过,到时候不跟队伍一起合作的话,碰上了麻烦,可不要指望我们去救你。”

“嘁,头发长见识短。”蹄麓一点儿也没有在意,在他的意识当中,有那么多的原住民高阶职业者,怎么可能会碰上什么危险?他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,等下一定要在里面的战斗打起来之后大捞特捞了,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,要是放过了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。

被百信拉了拉手臂,他没有跟红刃继续犟嘴。而红刃也看出来了他心里的那点儿不服的情绪,红刃也不说破,反正,到时候不听话有可能会碰上麻烦的又不是自己,自己着急个什么劲儿?更何况,红刃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叫蹄麓的男人,那个百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等下死在里面的话,那更是大快人心呢。

马戏表演已经开始了。马戏团的表演舞台搭建如果以一些大型的歌剧院的规格看起来,无疑是非常简陋的。简易的木板一块块的叠加起来,从平地上搭建起了一个大概有一米多高的舞台。舞台的照明效果还算可以,用薄层的亚麻布包成的油灯在舞台的四周提供一些微弱的灯光,并不怎么好看,但是胜在价格便宜。而在舞台的上方,由几根长木棍支起来的唯二的两盏魔法灯,则为舞台提供了绝大部分的照明。

舞台上,是一些提前就已经从附近请好的舞‘女’,在做前场的热身舞蹈。这些舞‘女’的姿‘色’都很一般般,但是对于一个面向平民的表演来说,却也无法要求的更多了。

舞‘女’的热场舞蹈很成功的调动起了现驰众们的热情,一片片口哨声和欢呼声不断。而就在这快乐的场景之下,在马戏表演的舞台的地下,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凿的‘阴’暗的地下大厅当中,一场邪恶的仪式也同时拉开了序幕。

地下的大厅的中央,是一块儿凹陷下去的圆形地面,圆形地面当中,一个提前已经刻画好的六芒星魔法阵,正在散发着邪恶的光芒。六个穿着一身黑袍的祭司,正站在法阵的六个边角上,呢喃着‘吟’诵咒语。

冗长而繁杂的咒语让人听着就觉得头疼,晨宁和七号正呆在大厅的边缘,看着法阵的力量被一点点的发动起来。而在他们两个所在的位置的对角,一个石质的、刻画着一圈圈莫名的纹路和图案的高台上,艾尔温正在上面,脸上那时刻带着的妩媚表情早已经消失不见。她的面前漂浮着一本黑皮书,这‘女’人双手摊开,头发无风自动,闭着双眼,嘴‘唇’不停的上下蠕动,似乎在‘吟’诵着什么,但是哪怕距离她再近的人,也丝毫都听不见哪怕一点点的声音。

艾尔温所在的高台下面,还站着三个人。一个是晨宁见过的小丑,另一个则七号告诉了他,是跟小丑以其有着秘密计划的驯兽师,而另外一个穿着风衣带着皮质牛仔帽的气质男,则是他们两个人没有见过、不知道底细的。

突然的睁开了双眼,对着‘侍’候在旁边的壮汉驯兽师说道:“表演已经开始了,驯兽师,该你上场了。”

“是,艾尔温大人。”驯兽师的态度很谦卑,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是叛徒的样子。

驯兽师信步离去,走到了通向上层地面的舞台后台的楼梯。很快,一阵阵欢呼声,从楼梯间隐隐约约的传来,想来是那个驯兽师已经开始了他的表演了。

欢呼声开始没有多久,一团团隐秘的暗红‘色’的雾气,就从地底大厅中央的法阵当中冒了出来。离着老远,晨宁就可以感觉得到,一股夹杂着虐待、丑恶的兴奋的血腥气味传来。

“这是驯兽师的杰作。”晨宁旁边的七号说道,“他们在利用舞台旁边的观众,集合负面情绪,完成对法阵的负面能量的转化和供给。”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晨宁问道。

七号耸了耸肩膀:“我自然有我的‘门’道,这些事情我到窃魔之心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。告诉你也无妨,是一个前辈推荐我过来的,这里的事情他有跟我提过。”

“那你还知道什么?再说说呗。”

七号显摆的说道:“我知道的可不少。你看,那个驯兽师一上台,就有这么多夹带凌虐、丑恶的负面能量,这正是驯兽师在台上表演的杰作。他在台上的表演可不是普通的驯兽表演,当然了,肯定是有这样的一部分内容作为掩护,但是实际上,借助这个法阵的力量,他在台上通过虐待、甚至虐杀动物,来取悦观众,从而引发那些观众在观看他特殊的虐待手法的时候,从心底迸发出来的丑恶情绪。而这些情绪,将会被这个邪恶法阵所无限放大,并且吸收转换成为负面能量,用于吸引地狱和深渊当中的恶魔的注意力。恶魔可是最喜欢这种东西的啊。”

“其实不仅仅是驯兽师,等下要上台的小丑和魔术师也是一样的。小丑上台之后的表演,将会很搞怪,让人捧腹发笑,从而引来对于小丑本身的讥讽、嘲‘弄’和冷漠,这些负面情绪将会跟驯兽师引起的一样,被整场邪恶仪式所利用。而魔术师也是相同,用魔术引起人们对于神秘事物的恐惧和猜忌。你不能不承认,这些窃魔之心的家伙,在这方面真他妈是天才。他们用这种办法用了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人发现过。而那些被吸取了负面情绪的民众,同时也会

被吸取一部分的生命和灵魂力量,这些都会被当做祭品吸引恶魔的注意。而那些愚蠢的民众,差不多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会恢复过来。不过窃魔之心也不会做得太过分,他们不会让这些民众在这场仪式当中损害太大的,否则要是出了纰漏的话,他们早就被神圣教廷怀疑调查了。”

“你知道的可真多。”晨宁说道,其实他想说的是,为什么他来奥罗迪克之前,李双国没跟他说过这些情报?那个坑爹货!

没有过多长时间,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,驯兽师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地底大厅当中。驯兽师从晨宁的身边走过,他可以闻得到,从他身上隐隐传来的一股血腥味。看来七号所说的,这个驯兽师的表演,有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在虐待、虐杀动物的话,确实是没有错的。

驯兽师刚刚下来没多久,魔术师就走了上去。中央法阵传来的负面能量气息产生了变化,这种变化跟七号所说的没有什么差别。魔术师的表演完毕之后是小丑,而中央法阵的气息再度产生了第三次的变化。

等到小丑回到了地底大厅之后,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面一直都没有再说话的艾尔温,终于开口道:“现在,负面能量已经收集完毕了,可以开始召唤恶魔了。这次,我们的召唤目标是,深渊领主,虐‘欲’魔王,马尔厄巴兹。”

艾尔温说完之后,又再度闭上了她的眼睛。一团团黑‘色’的雾气从她的身体当中浮现出来,与那大厅中央的法阵连成一线。整个地底大厅立即被一阵阵充满着地狱和深渊的浓烈气息所笼罩!

整个地底大厅立即被一阵阵地狱和深渊的浓烈气息所笼罩!

站在巨大的六芒星法阵周围的那六个黑袍人,也开始高声的‘吟’诵起了咒语。邪恶而令人作呕的气息在进一步的加强,‘插’在大厅四周墙壁上的火把,被这充满着邪恶力量的空气吹得阵阵抖动。

晨宁眯起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大厅中央的地狱法阵。他可以感觉到,有一股来自遥远的深渊世界的气息,正在法阵当中酝酿,似乎马上就要冲破出来了!

地底大厅里的人其实还是很多的,在晨宁和七号四周站着大概有七八个人的样子,这些人没有什么动作,似乎是跟晨宁他们两个一样,是等着接下来仪式完成之后,偷韧接收恶魔力量的人。而除了他们这些人以外,还有很多穿着黑袍的恶魔术士,原本没有什么动静的这些恶魔术士,在这个时候,纷纷‘吟’诵起了咒语。他们的身上同样升腾起了黑暗力量,与那地狱法阵‘交’相呼应。

“马上要出来了。”晨宁在心里这样想着。果然,当整个大厅的深渊气息到达了最浓烈的时刻,一个巨大的恶魔领主虚影,从地狱法阵当中缓缓的升起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吕布之我要当皇帝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医道圣手在都市

茧粒

经营一个宇宙

默小水

重生之易帝传说

万千山

绝爱冷妃-我的盟主夫人

梦狂风

苗疆蛊女

一梦若冰

“疯”妇也逍遥

东京漂浮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