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wpcextruder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九龙天棺》最新章节。

唐墨沉淡语一声,走上最后一阶台阶。

段思平没有再出声,该说的他都说了,一会儿这位吓哭了,那可怪不得他。

上前两步,段思平帮忙推开别墅院门。

院子里整齐地停着两辆车,两只漂亮的大狗歪倒在一侧,嘴里还有残留的白沫,一看就是中毒而已。

台阶下,倒着两个手下,俱是被人切断喉管,伤口如婴儿的嘴唇一般翻开。

地面上,满是血迹。

对这等场面,段思平当然是见怪不怪。

一对目光,下意识地看向裴云轻。

没有听到裴云轻的尖叫,段思平只当她肯定已经吓傻。

哪想到,一眼看过去的时候,裴云轻已经主动走到一具尸体旁,正蹲下身,仔细观察着尸体颈上的伤。

唐墨沉看看另一具尸体的伤口,转脸看向裴云轻。

“发现什么?”

“伤口平滑,凶器是纤薄的利器,很像手术刀,伤口很深,气管安全切断,连食道都割破了!”

目光落在女孩子平静的表情,段思平眼中的不屑,明显被惊讶替代。

哪怕是医生,面对这样的尸体,只怕也难以保持平静。

她竟然面不改色,还能分析伤口,这已经非常难得。

几人迈步走进别墅,立刻一阵沉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客厅里、楼梯上、墙上……

到处都是血水。

几个保镖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,身上都没有明显的伤口,伤口也都大同小异。

楼上的房间里,身着能源大亨乔一雄和妻子的尸体,一旁的地上,还躺着一个被拧断脖颈的小婴儿。

转过身,唐墨沉抬手挡住身后的裴云轻。

“你别看!”

那样的场景,就算是对他都是小心的刺激,他不能让她看到那样的画面。

裴云轻猜到卧底里的情景,站在原地没有向前。

段思平的目光落在那孩子身上,也是皱起眉头。

连孩子也不放过,这个凶手,已经不是残忍二字可以形容。

“真是魔鬼,这么小的孩子,这些混蛋也得下去手?”段思平的语气中,透着愤慨和怒意,“杀人手法和上次的林市长案相仿,一定也是那家伙的手笔,这次,我一定要亲自抓住他!”

唐墨沉皱着眉,“不像!”

“部长,你说什么不像?”段思平不解地问。

唐墨沉环视四周,目光落在那个小小的婴儿身上。

“这个案子和林子聪的案子,应该不是一个人!”

对林子聪的案子,他印象深刻。

这次凶手采用的是同样的手法,可是伤口明显不像上次那样精准。

切气管切到把食道都切断,这未免有点不够专业。

“我推测,这些伤口可能是后加上去的!”裴云轻道。

这次,不要说是段思平,连唐墨沉都是露出讶色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他们先中了毒,然后才被布置成这样,颈上的伤是故意切割而成,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,不像一个人干的。”裴云轻抱着胳膊想了想,“至少应该有两个人,或者……更多。”

“不错!”唐墨沉赞许地点头,“还有一个是左撇子,从伤口的位置和刀口深浅可以看出来。”

左右手发力方向不同,入口的位置和深浅,也会有所区别。

“可是,如果是死后才加上伤口,血水不可能流这么多的,人死之后会凝血的。”

段思平皱着眉头,提出质疑。

“对,你说得很有道理……”裴云轻正色补充,“是我表述的不太准确,我所谓的中毒只是昏迷的状态,不是死亡状态。在这种状态之下,血是不会凝固的!”

“可是……您是如何得到这种结论?”

段思平的语气,明显地恭敬起来。

裴云轻转过脸,落在不远处的尸体身上。[随_梦]

“尸体的表情!”

人在恐怖、紧张的状态之下,不可能还会有那么安祥的表情。

可是这里的每具尸体,都显得很平静。

那样的表情更像是被麻醉之后,无意识地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,才会有的表情。

“我们到外面聊!”唐墨沉向段思平抬抬右手,“你们马上进行尸检!”

抬手拥住裴云轻的肩膀,他大步将她带出别墅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九龙天棺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阴阳抓鬼录

落草伪蔻

和善可亲反义词

木晗楹

何者为卿狂

念蓝夏

凡世入道

锦梨崽

重生后我成了反派他爹

夏小夕.CS

南有花开

又见山里红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