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wpcextruder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江南水乡七律二十首》最新章节。

“低调?”梅非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。“就马车外面这几个人,还叫低调?”

陶无辛不知从哪儿唤出了四名玄衣劲装,腰间配刀的男子,每人跨了匹骏马跟在马车的四周,形影不离。

这四人面容冷峻,又不约而同地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,叫人一看就心生畏惧。

“小非,你不知道。如今但凡稍有些家底的人出行,都会带几个护卫。我们这么一来,反倒不会惹人注意。”微醺坐在梅非的身边,手里拿了一把小刀切着苹果,见梅非这么一问,他便好心地解释。

陶无辛的燕眸挑开一条缝,往微醺那瞟了瞟,又重新闭上眼,笑了一声。

“明白了么?”

梅非依旧丢给他一个白眼。

陶无辛气定神闲地开了口。“我早说过你这样子实在是丑得厉害。”

“陶无辛,你是不是有第三只眼?”梅非皱着眉凑过去盯着他看。

他猛地睁开眼,燕眸里还有些没来得及收去的朦胧睡意,看上去有些懵懂。

梅非怔了怔,忽然咧嘴笑了起来。

“你这个样子,跟隔壁张婶家刚出生的小猪崽倒是有几分神似。”

陶无辛纠起眉,眸里早已没了睡意。“你这个臭丫头!之前说我像媒婆,现在又像猪崽了?你是故意的吧?”一次比一次不堪。

梅非坐回原地,眼珠子左右转了转,装作没听见。

微醺轻笑一声,将手里装着削好的苹果的瓷碟递到陶无辛面前。“大公子,用些水果吧。”

陶无辛摇摇手。“不用了。喂,臭丫头,要不要吃?”

梅非的眉一挑,直接从微醺的手里把瓷碟接了过来。

“微醺削的,我当然要。给了某些人只能算是暴殄天物。哦,微醺?”她的最后一句是朝着微醺说的,还顺道奉送了媚眼一双。

微醺浅笑着垂下头去,脸色微红。

陶无辛皱了眉。“喂,不许调戏微醺。”

“凭什么?”梅非示威似的抬高了下巴。“微醺又不是你的。”

“他就是我的人。”陶无辛脱口而出,也没考虑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歧义。

梅非一脸嫌弃:“你果然有这种爱好。”

陶无辛反应过来,正要分辩,却见梅非同情地看了微醺一眼。

“微醺,真是苦了你了。生活在这家伙的蹂躏之下,一定不容易罢?”

微醺连脖子根儿都红成了一片,垂着头,两片长睫抖啊抖。

“小非,别说了。”

梅非见他这个样子,活像是被人说中了痛处又不敢反抗的样子,顿时心生愤懑。

“难道他真的对你——”

“梅非!”陶无辛咬牙切齿,一张桃花面早已经黑去了七分。“别胡闹了!你这样子,哪里有公主的气度?别让人家看了笑话!”

梅非一呆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把手里的瓷碟塞回微醺的手里,默默地坐回原处,别开脸看车窗外的白杨。

陶无辛知道这话说得重了些,心里有些后悔,又碍于微醺在旁,主公的面子不能丢,只好闭了眼继续做小憩状,却没了之前的悠然。

微醺看了看闹别扭的这两只,有些不安,将手中的瓷碟又往梅非面前送了送。

“小非,不是要吃水果么?”

梅非回过头来,见他双目含了些忐忑,心下不忍,还是接了过来。

“谢谢。”

她低着头,拿了一块苹果小口小口地嚼着。齿间咀动的微声和苹果的清香钻进陶无辛的耳朵和鼻间,给他带来些说不出的烦闷和躁动。

梅非吃着苹果,心思却全不在这苹果上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江南水乡七律二十首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“妃”常逍遥

一柚先生

短文写了哪几种扁豆花

落九六

至强帝君

橙子皮

皇叔,别过来

火耳丹

山谷不向四季起誓 荣枯随缘

一诺千金

深山含笑象征着什么人

绯月汀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